當前位置: 首頁 > 科學文化>人物>

擦亮臨床的“眼睛”

發布時間:2019-07-30 | 作者:武隆區科協 | 編輯:科協-劉露

——記武隆區優秀科技工作者鄔又明

超聲檢查探索身體的“大千世界”,相較于直接與患者打交道的內外科醫生,這些身處幕后,和抽象的圖像打交道的超聲醫生,顯得格外神秘。

現場:嚴謹、認真、專業

今年55歲的鄔又明是武隆區人民醫院超聲科主任,從1987年至今,鄔又明從醫已經30多年了。

但凡是身體內部有癥狀,進醫院檢查,就離不開超聲,有人形象地稱超聲為臨床的“眼睛”。

“輕躺下來,把肚子露出來。”在區人民醫院超聲診療室,鄔又明戴著口罩,正在給孕媽媽做系統超聲檢查,只見她拿起探頭放到準媽媽肚子上,眼睛全神貫注地盯著熒屏影像,一言不發,探頭被鄔又明穩穩地握在手里,在準媽媽的肚子上來回掃描數次。

“超聲科的診療不同于臨床醫生搶救病人般驚心動魄。”鄔又明說,超聲科的醫生必須靜下心來,用鷹一般銳利的眼睛,捕捉熒屏上的“蛛絲馬跡”。

“醫生,怎么樣,有什么問題嗎?”耐不住性子的孕媽媽低聲問道。短暫的沉默后,鄔又明收起探頭呼出一口氣:“你看,這就是孩子的樣子,你看一下。”孕媽媽緊張的神情立馬就放松了下來,露出笑容。

“慢慢起來,需要我幫忙嗎?”每次碰到孕媽媽來做檢查時,鄔又明都會多問一句。“我們科室的醫生對老年人、孕婦等群體都會在檢查時搭把手,這樣患者檢查時會更配合。”鄔又明笑著說。

講述:淺顯、生動、耐心

“超聲檢查需要敏銳的觀察,也需要巧手的配合,簡單來說,病癥就是‘地雷’,醫生要用手里的探測器把‘雷’探出來,探不到就是漏診,沒辦法給患者交代。”鄔又明告訴記者,超聲檢查時,手法非常重要,準確的手法幾乎占據了診斷結果正確率的60%。

鄔又明熟練精準的手法,得益于數十年如一日的鉆研和實踐。

“2002年前,武隆不能開展超聲檢查,沒有專業的人才及設備,直到我們這一批醫生進修回來,才填補了沒有超聲大型設備及技術的歷史空白。”鄔又明說,學習技術要下得了功夫、吃得了苦,為了練習超聲手法,別人下班回家了,她還常常在科室轉悠,誰忙不過來,她就前去幫忙,“只為了多接觸患者,積累經驗。”

時至今日,已經是超聲科主任的她仍舊保持著開始的習慣——只要一進入檢查室,精力便開始高度集中。同科室的醫生都開玩笑說:“哪怕外面天塌了,鄔主任拿著探測器的手也不會抖一下。”

武隆區人民醫院有4個超聲診室、9個超聲醫生,每天平均檢查患者150個,超聲檢查人數由2011年的2萬余人次增加到2018年的5萬余人次。患者需求驟增,對超聲醫生的專業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“作為醫生,必須堅持終生學習。培養一個超聲醫生要3至7年,必須要聚精會神、反復練習、不斷學習,才能做一個合格的超聲醫生。”鄔又明說,科室每進一個新醫生,她就會把這句話重復一遍。

細節:熱情、周到、負責

從業30多年來,鄔又明處處為患者著想,贏得了患者和同事的一致好評。

但她最開心的是,自己的細心工作幫助孕媽媽保住了孩子、幫患者找準了病癥。

“我印象最深的是,家住南城中央廣場小區的周女士,32歲才懷孕,全家對這個孩子都如獲至寶。”鄔又明說,做超聲檢查時沒有發現任何問題,但在28周左右,孕媽媽羊水就非常少了,最大的指數不到5,結構上看不到任何問題。當時,鄔又明建議她到上級醫院檢查,檢查歸來后,周女士哭著到醫院找到鄔又明,說上級醫院建議她回來引產。

“太可惜了!我認為還沒有到必須立即引產的地步,就讓周女士每周來醫院做一次檢查。”

備受煎熬的周女士堅持了一段時間后,堅持不下去了,在她準備引產的頭一天,鄔又明又為她做了一次檢查。

“我第一個探頭拿上去,就發現羊水多了一些,她高興壞了。”在鄔又明耐心、專業的檢查和鼓勵下,最終,周女士放棄引產想法,如愿以償地生下了寶寶。

“要堅持和患者保持良好的溝通,更要換位思考,真正把患者當作自己的親人,只有這樣,患者才會信任醫生的診療建議,也會在工作中減少許多矛盾和糾紛。”

經過多年的錘煉,鄔又明已逐步成長為一名成熟的醫者,精湛的醫療技術和認真負責的態度也為她贏來各種各樣的榮譽:優秀工作者、先進個人、優秀女醫務工作者、優秀科技工作者等榮譽稱號。

面對這些榮譽,鄔又明總是笑笑說:“這些都是我醫學研究道路上得到的友好饋贈,但不管角色怎么變,成為一個可以為患者排憂解難的好醫生,始終是我最重要的事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武隆區科協供稿)

11选5开奖走势图黑龙江